2014-12-31 fshell

倘若你是花儿,开在寂寞的山头上, 我愿化作春风,绿了野草和你相伴。 倘若你是蓝色的海水,在波涛中荡漾, 我愿化作微风,引来海鸥为你歌唱。 倘若你是一片枯黄的树叶,静静地飘落, 我愿化作秋风,随你一起漂泊。 倘若能博得,倚窗那人儿,轻轻的一笑, 我愿化作狂风,卷起飘雪,为你殷勤地舞一趟。  

阅读全文/Read more>>

评论/Comment(0) 浏览/View(2133)

柠檬茶

2014-12-17 fshell

      小学毕业那年,祖父母和我从中国最北的H市搬到南方的Z城,住在我外婆娘家的一位远房堂弟的儿子家。恐怕要把算盘里的珠子都得用上,方可算出我们是何等的亲戚关系,难度就如一道求未知数X的数学题。我那位勉强称得上亲戚早年全家移民加拿大,不久发了达便寄钱回乡盖了这座新房,还托人带给我祖父母为数不少的“看门费”,只是希望我们逢初一十五能给他祖先烧烧香。是否因为这片孝心,祖先庇佑他才发达呢? 高高的围墙,屋前是一大片水泥地,四周却留空用来种些果树和花草。邻居说靠铁门右边墙角的是黄皮树,左边是杨桃树;那棵廋得像根弯了腰的竹竿似的是柿子树...

阅读全文/Read more>>

评论/Comment(0) 浏览/View(2315)

小树断善恶

2014-12-16 fshell

        前院的小树开始从被折断的旧枝底部冒出新绿芽了.  风雨中上班出门看着那萌动中的点点翠绿,  心里的愧疚感稍微舒缓.  真的害怕几乎被我无意中摧毁的小树死去, 救不回, 烙下个“辣手摧花”的恶名.          我都干了些什么 ? 我坏么?  最近每每看到那凋零的小树,我老在思考像这类的问题.  坊间有这么一说, 爱护动物或小孩的人再坏也坏不到那里去.&...

阅读全文/Read more>>

评论/Comment(0) 浏览/View(2849)

此情可待成追忆

2014-12-8 fshell

又是一个无眠的夜,更何况窗外尽是风和雨, 此情此景,怎不教我想起“夜雨秋灯,梨花海棠相伴老”的誓约? 前度某君是个温文雅尔的谦谦君子,却比我年长许多。我们从相遇相知相恋到分开,归根结底是我年少任性不懂得珍惜。本人陋习不少,而且性格上的缺点更多。 每当我一贫如洗地从赌场回到家,或是买回一大叠彩票正喜滋滋地做我的黄粱美梦时,前度某君一定会说: “我从不想中奖,但愿也不会被雷劈。希望两极的运气相抵消,能平平安安过日子就好。” 他这么一说,我心里总不高兴,  好像他在诅咒,  若有一天我中了奖必遭雷劈。看看人家令狐冲是怎么想:“倘若小师妹是我妻子,她要干甚么,我便由得...

阅读全文/Read more>>

评论/Comment(0) 浏览/View(2384)

雨夜思念江天君

2014-12-4 fshell

不知是否如流传那样,蒙古人特别怕打雷,我的确很怕。旅居旧金山多年,今夜才头一回碰上风和雨、雷与电交加。 儿时,一看到闪电便慌忙地用两只食指捂住耳朵。想不到人到中年而且白发斑斑的我,动作依旧。好在夜半无人,要不然真的贻笑大方。想起小时候,只要一打雷闪电,我就躲在祖父身旁。我的祖父一定会这样哄我:“不怕, 雷只劈坏心眼的人。”但是我还是怕; 怕得要命。 许多年前,某个乌云密布的下午,我一放学回家便伏在祖母的大腿上哭得像受了不少委屈。现在想起也觉得好笑,那时哭的理由是最好的小伙伴小芬的数学成绩比自己好。我得到的安慰却不像电视剧里什么人生不如意的事十之八九的大道理,而是:“今天晚上,额...

阅读全文/Read more>>

评论/Comment(0) 浏览/View(2118)

社会安全网

2013-9-9 fshell

今天在网上读到这么一则报道, 来自贵州刚满一岁的陈显阳的一家在浙江工作,他妈妈下班买了一些樱桃回家喂他吃,没想到樱桃核卡住气管,需要用特殊工具才能取出,只能转送去杭州救治。 当晚,孩子被送到杭州后,气管中的樱桃核被成功取出,但因堵塞时间太长,孩子缺氧,在重症监护室治疗一个月。 家里钱花光了,为了救儿子,陈显阳的父亲竟然拿着菜刀和扳手去抢银行。 父亲被酌情轻判刑三年半,母亲离家出走。 照顾陈显阳的重担就压在爷爷奶奶身上。 为了还上孙儿看病借来的钱,爷爷每天到工地上做钢筋工,每天工作九小时,赚180元。 周围热心人们和网友也为他们一家难过,愿意捐款帮助他们这一家渡过难关。 我个人很不愿意也很...

阅读全文/Read more>>

评论/Comment(0) 浏览/View(2360)

From the Past to the Present

2013-3-24 fshell

    If the seemingly well-educated lady with a pair of thick eyeglasses hadn’t told my grandfather that I was surely a chemistry genius (in her class), I definitely wouldn’t have been stupid enough to major in chemistry and graduated summa cum laude. As time passed, I occasionall...

阅读全文/Read more>>

评论/Comment(0) 浏览/View(3795)

想当年到如今

2013-2-9 fshell

        倘若二十多年前,那位戴着厚厚的眼镜,看似饱读诗书的金老师没有对我祖父说我是(镇里)百年难遇的化学天才,我才不会“自甘堕落”地在大学主修化学。多年以后,人总会长大,回头想一想还是百思不解。究竟是S镇百年都没有化学课,还是以我祖父当时的汉语水平来说,金老师说得是 “八年”而不是“百年”?或者更甚的是她明明说庸才而不是天才?         无论如何, 我那位蒙古爷爷就因为这一句话乐了好几个月,他的汉语水平大大地提...

阅读全文/Read more>>

评论/Comment(0) 浏览/View(3682)

拂了一身还满

2012-7-2 fshell

只要狠一狠心, 把眼睛闭上, 轻轻地一跃, 跳进蓝色的太浩湖。 蓝得教人想起, 故乡的天空, 期望着奔向她的怀抱。 就这么一次的放纵, 左肩那座巴山底狱, 右肩那座五岳之首, 通通溶掉在这湖水里。 瞬间, 我化作自由的灵魂, 徘徊在月下,在花中。 怕什么? 华年已过, 白发斑斑的是我, 午夜梦回的也是我。 被惊醒了, 并不是母亲莫名其妙的威严, 也不是父亲饱经风霜的脸。 而是, 儿子天真的笑容. 我得把它们重新地扛上, 仿佛曾经那样。

阅读全文/Read more>>

评论/Comment(0) 浏览/View(1659)

落花的季节

2012-4-19 fshell

        已是十二月下旬的旧金山,天气热得让人怀疑马克吐温那句名言,“最冷的冬天是三藩市的夏天”。我在西帕图车站提前下了车, 傍晚的小区并没有其他行人。我踏着零星的落叶走在街上, 迎面吹来的海风因为特意脱下大衣的缘故,才感到一丝寒意。 我怀念起故乡的冬天, 印象中,呼伦贝尔的十月便开始正式进入了落花的季节 - 到处都是雪花纷飞,一片白茫茫的景象。         大概三十年前,我和我的祖父母住在一个公寓的三楼上。不知什...

阅读全文/Read more>>

评论/Comment(0) 浏览/View(2202)

Powered by FShell Studio